翌日清早。

    江瑟瑟张开眼睛,第一眼就看到身旁躺着个软萌的小可爱。

    他乖巧的窝在自己怀中,睡得很熟,长长的睫毛,像两把小扇子,肌.肤白嫩得能掐出水。

    江瑟瑟心里感觉很微妙。

    这五年来,她见过不少孩子,却从未遇见过像小宝这样,让她感觉亲昵,喜欢,甚至不愿意放开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江瑟瑟被自己这想法逗笑了,心说,要是真不放人,到时候怕是靳家的人,会要她好看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了一通,她才蹑手蹑脚起身,准备去做早餐。

    不想,到了客厅,竟瞧见靳封臣已经起来,桌上还放着一堆早餐。

    有粥,有港式茶点,有西式餐点,简直不要太丰富。

    江瑟瑟有些愕然,“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开车出去买的,这附近没看到吃的,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就每样都买了点。”

    靳封臣淡淡的说,声音如同大提琴的调调,低沉磁性,带着些许慵懒,好听的要命。

    江瑟瑟听得耳朵都要怀孕了的感觉,受宠若惊道:“您太客气了,我不挑食,什么都能吃。”

    同时心中暗暗吐槽。

    堂堂靳大总裁给自己买早餐,这要是传出去,怕是不少女人会排着队去跳江!

    靳封臣却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,道:“是吗,那就好。你赶紧去洗簌,我去叫小宝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瑟瑟含糊点头,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再出来,小宝已经起来了,正窝在他爹怀里,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靳封臣倒是很有耐性哄着,虽然还是板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但江瑟瑟看到这一幕,却觉得赏心悦目极了,心想,也不知道小宝的母亲是哪位,能生下这么可爱的宝宝,简直幸福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没在这对父子身边?

    是因为靳家人反对,亦或者是有其她原因?

    江瑟瑟想的出神,那边小宝却已经发现了她,二话不说,便从他爹腿上溜了下来,朝江瑟瑟跑来。

    江瑟瑟抱起他,笑着问道: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宝笑眯眯的搂住她的脖子,道。

    江瑟瑟揉揉他的脑袋,“那我们去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宝软萌地应道,眼睛亮闪闪的,吃东西都倍儿香,没一会儿一碗粥就见了底。

    靳封臣在旁边看着,眼神很是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以往在家,吃一顿饭,可是全家人一块哄,都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眼下,却乖巧得跟什么似的!

    吃完早餐后,江瑟瑟收拾东西,准备出门上班。

    因为是顺路,所以靳封臣便送她到公司附近。

    下车时,小宝搂着她的大腿,不撒手。

    江瑟瑟哭笑不得,“宝贝儿,阿姨要上班呢,可不能再带你了,你跟你爹地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宝宝泪眼汪汪,小表情,全写着‘舍不得瑟瑟阿姨’。

    江瑟瑟差点又心软,不过理智还是告诉自己,不能心软。

    自己的生活和母亲的医药费,可都靠这份工作了,不禁有些为难的看向靳封臣,“靳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靳封臣很淡定的一把抱起小宝,教育道:“阿姨要上班,不准耽误她。不过,你可以留她的电话,等空闲的时候,再打给她。等晚上她下班了后,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宝闻言,原本还委屈巴巴的小脸,顿时充满希望的看着江瑟瑟。

    眼神像是在问,可以吗?

    江瑟瑟完全招架不住,笑道:“这个当然可以,我把号码抄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低头打算从包内找纸和笔。

    靳封臣适时递过手机,道:“存我手机上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江瑟瑟愣了愣,‘哦’了一声,就接过手机,把号码给存上。

    小宝总算开心了,揣着手机,跟宝贝似的,道:“那瑟瑟阿姨再见,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,你要接哦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

    江瑟瑟回以一笑,和父子两道别,随后进了公司。

    她一进来,企划部上下所有人员,全都盯着她看,那眼神,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,盯得她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“何琳,大家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疑惑的询问平时走的较近的同事。

    何琳二话不说立刻蹭过来,搂住江瑟瑟的手臂道:“瑟瑟,你老实交代,你和靳家小少爷是不是早就认识了?”

    江瑟瑟早就料到会有人这么问,笑容淡定道:“怎么可能?那可是靳家小少爷,我以前见都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就奇了怪了,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甚至还为了你,给颜经理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概不知道吧,总经理已经把你升为企划部的正式员工,而且还命你为这次项目的总负责人呢。”

    其余同事也凑过来,七嘴八舌的说道。

    江瑟瑟内心微微诧异了下,却又很快平复下去。

    她倒是猜到公司有可能把自己的职位转正,只是没想到,会是总负责人。

    这时,何琳又小声的在她耳边告诫,“瑟瑟,你以后可得小心一些,颜以菲看起来很不高兴,昨天因为这事儿,还和总经理闹了一回。”

    江瑟瑟刚想点头,抬眼就瞧见颜以菲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其余人见状,急忙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颜以菲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,咬牙切齿地将一堆资料扔在江瑟瑟面前。

    这些全都是小宝生日宴的企划案,以及事先调查的一些重要资料。

    之前是颜以菲全权负责,现在全转交到江瑟瑟手中,她心中自然不忿,道:“江瑟瑟,自己几斤几两,最好掂量清楚。一来就想要坐大,小心撑死。”

    江瑟瑟不甘示弱,笑道:“多谢经理提醒,不过我想,这点能耐,我还是有的,实在不劳你费心。”

    颜以菲气得表情越发难看,“呵,好,那我就拭目以待,别最后什么都做不成,让公司成为业界笑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头也不回的离去,很是利落干脆。

    江瑟瑟心中却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依照她的性子,怎么着也得把这项目争取到手,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江瑟瑟心下一紧,下意识的翻开桌上那叠资料一看,立刻就看到里面一些重要资料被篡改,甚至有几份企划案被撕烂。

    ,content_num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